<listing id="lvhxt"></listing>
<listing id="lvhxt"><ruby id="lvhxt"></ruby></listing>
<var id="lvhxt"></var>
<var id="lvhxt"></var>
<listing id="lvhxt"></listing>
<listing id="lvhxt"></listing><listing id="lvhxt"><i id="lvhxt"><video id="lvhxt"></video></i></listing>
脫模劑廠家
免費服務熱線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脫模劑廠家
熱門搜索:
技術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技術資訊

統計數據屢屢失真代表委員建議問責數據造假

發布時間:2021-10-21 16:42:55 閱讀: 來源:脫模劑廠家

統計數據屢屢失真 代表委員建議問責數據造假

統計數據屢屢失真 代表委員建議問責數據造假 更新時間:2010-3-13 0:02:06   “明明你口袋里只有50元,卻搞一大堆數據證明你實際有100元的是什么人?”

“騙子?!薄板e,是統計局?!?/p>

這是個笑話,也是某種程度上的“真話”。有人說2009年是個“被之年”,“被增長”、“被就業”成了流行語。有關部門公布的統計數據和公眾的切身感受形成巨大反差,統計數據的公信力飽受質疑。

這一話題在兩會上引起了熱烈討論。與公眾的情緒宣泄相比,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更關心如何改變現狀,切實提高統計數據公信力,“數據打架不僅影響政府公信力,還影響政府決策,遮遮掩掩可能造成更負面的影響?!?/p>

“有些統計數據是開會討論出來的”

“1+1=2”是連小學生都會的簡單算術題,但在國家關于GDP的統計數據里這個等式卻不成立。

去年上半年,全國31個省區市公布的GDP數據總和為153769.4億元,而國家統計局獨立核算的全國GDP數據是139862億元,地方GDP之和高出全國核算數據約1.4萬億元,達9.9%。

而且,這種地方GDP之和高出全國數據的現象已成“常態”:2004年高出 19.3%,2006 年高出3.84%,2007 年高出5.1%,2008年高出8.8%。

“有些統計數據是開會討論出來的,”一位擔任過地方官員的政協委員透露。

雖然“唯GDP”的狀況在改善,但目前上級政府考核下級政府的政績,還是基本依據GDP來衡量的,干部升遷或政績好壞,很大程度上也系于此,造成“官出數字,數字出官”。

全國人大代表蘇文金建議,應加大對統計法的執行力度。去年,國家公布了新修改的統計法,其中有專門章節提到對數據造假者追究責任。他希望能切實依照法律對數據造假者進行處罰。另外,權威部門出臺的數字應該有標準,不要出現兩個數字的不一致。數據的準確性不僅影響政府的公信力,還會影響政府決策。

全國政協委員王少階認為,統計數據屢屢失真,禁而不止,主要原因是沒有做到有法必依、執法不嚴。他建議對新出臺的統計法大力宣傳,捍衛統計科學的神圣性,同時建立統計問責制,對明顯過錯的造假行為,依法給予嚴懲。

統計技術缺陷需要修正

去年7月和10月,國家統計局先后公布的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和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都在10%以上,引發了網民“收入被增長”的議論。

如7月公布的統計顯示,上半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為14638元,同比增長12.9%,遠超上半年7.1%的經濟增速。

就在國家統計局公布這一數據的前一天,央行調查統計司公布的城鎮儲戶問卷調查顯示,二季度城鎮居民當期收入感受指數為-8.6%,比一季度大幅下降20個百分點,是1999年開展調查以來的十年最低水平。

“兩項調查結果相矛盾,令人困惑。但其實央行數據與統計局數據出現反差很正常,矛盾背后反映的是收入統計的缺陷,”王少階說。

全國城鄉職工共4.1億人,而納入國家統計范圍的職工只有1.1億人。占職工總數約70%的私營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農民工都沒有統計在內,而他們的平均工資又遠低于國有企業職工。這種統計方法已經不能反映真正的城鎮居民收入。

近幾年,城鎮登記失業率總是在4.2%~4.5%之間,幾乎多年不變。其原因是很多真正失業的人不一定去登記,農民就業也沒有包括在內。如2008年年底,城鎮登記失業率為4.2%,而同期中國社科院的調查結論是,2008年中國城鎮失業率攀升到了9.4%,超過了7%的國際警戒線。

“改革開放30年來,數以億計的農村富余勞動力走進城鎮工作,已成為我國第二三產業的主力軍。僅因他們戶口不在城市,就不登記,是不合理的。這種數據也能不反映我國就業的實際狀況?!蓖跎匐A說。

他建議,城鎮居民人均收入不僅要統計國有企、事業單位,也要統計私營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農民工的收入;城鎮失業率應統計所有在城鎮工作的人群,包括農民工。

“公眾對于房價上漲1.5%反應強烈是有理由的,”全國政協委員、上海社科院城市與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張泓銘說。他在學術研究中,經常要用到統計部門的數據。就數據的準確性問題,他本人已經和統計部門提及過好多次。

“房價指數是個專業、復雜的經濟數字,統計起來很困難,”張泓銘說。但“有關政府部門太自信了”,據研究房地產20多年的他了解,至今為止,從沒有相關部門就如何科學抽樣和專家、學者交換過意見。

他建議重新制定統計技術方案,并將方案向社會公布,在社會達成共識、取得公信力后才能實施。而且統計數據要準確、及時、公開,接受社會監督。

引入第三方調查機構

“學校即是運動員也是裁判員,由利益參與者提供數據缺乏公信力,”全國政協委員、人事部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院長吳江對大學生“被就業”現象極為關注。

他認為,教育部門以就業率作為考核高校的關鍵指標,和學校的招生規模、辦學評估、經費投入、領導班子考核專業設置等掛鉤,使得高校存在虛報數據的“動機”。

他建議,除高等教育提供方和人力資源提供方的就業統計數據外,還應增加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民間專業機構等來調查統計就業狀況,從而使所得數據具有公正性?!岸嗲赖恼{查數據可以互相印證,以防止單渠道可能帶來的失誤和角度性偏差?!?/p>

在畢業生跟蹤調查中,畢業生不是考核對象,沒有必要掩蓋自己失業的情況。并且,從國外的經驗來看,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統計主要是高校委托咨詢公司來評估他們畢業半年后、4年后和10年后的就業狀態,以保證數據的公信力。

如同政府要求企業必須請有資質的會計事務所提供財務審計報告一樣,我國必須要有第三方繞開高校去調查其畢業生的就業率。教育部門、高??梢钥紤]委托專業機構不受干擾、獨立、科學地調查和計算各大學的就業率。

王少階也認為,要加大公眾對統計工作的參與程度,要把調查的口徑范圍、指標解釋、計算方法和樣本選取及時告知公眾。他建議可以考慮建立專門的民意調查部門,并鼓勵民間組織等第三方的非政府部門來做,以強化行政監督。要吸引學術機構、咨詢企業等多方參與統計,培養有權威的第三方調查機構,形成分口徑又各有側重地統計研究與分析。

宋林飛委員對目前有關部門的解釋不太滿意,“聽起來他們沒有一點不是”,他認為這些數據“即使沒有假,也是有問題的”,相關部門應該和代表、委員面對面交流,聽取他們的意見,以達到實際的改進。

免費的加速器

天行加速器

款多功能海外加速器和實用有趣的海外網站推薦

如何用輕蜂秒開Coursera

51午夜精品免费视频,啊~cao死你个小sao货视频,国产精品无圣光一区二区,国产拍拍拍无码视频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